<acronym id="fg3oq"><strong id="fg3oq"></strong></acronym><track id="fg3oq"><ruby id="fg3oq"></ruby></track>
  1. <acronym id="fg3oq"><strong id="fg3oq"><address id="fg3oq"></address></strong></acronym><p id="fg3oq"><label id="fg3oq"><xmp id="fg3oq"></xmp></label></p>

  2. <track id="fg3oq"><strike id="fg3oq"></strike></track>

    1. 4月聊城無縫鋼管需求尚為未知數-聊城寬達鋼管有限公司

      目前聊城無縫鋼管市場處于2015年以來的上行周期末端,后續鋼材產量恢復起來也很難體現出對進口鐵礦石消費的推動作用。

      吳偉認為,在全球市場“黑天鵝”事件頻發、各類資產跌幅較大的情況下,螺紋鋼期貨走出了相對獨立的行情。其原因如下:一是鋼鐵企業受限于原材料儲備、產成品庫存壓力等,積極主動調節產量。廢鋼的減量使鋼材產量減少,導致鋼廠在利潤并沒有完全虧損的情況下主動減產。二是中國新冠肺炎疫情得到了比較好的控制,而且超過了市場當時的預期。

      “2月份,市場對4月份的鋼材需求是否能恢復存在巨大分歧。樂觀者認為能恢復至正常水平,悲觀者認為只能恢復至70%左右的水平?!眳莻フf。目前來看,需求恢復還是不錯的,很重要的原因就是中國新冠肺炎疫情得到比較好的控制。

      不過,他也強調,短期鋼材需求尚可,但不宜有過高預期。從綜合工地開工、水泥開工、發電量等數據來看,現實需求并沒有想象的那么好。這可能是工地集中開工帶來的集中采購所導致的。去年底大家對市場的預期十分悲觀,很多工地不敢備貨,也就意味著后續的需求尚可,但是不會非常強勁。

      吳偉表示,螺紋鋼價格從3000元/噸反彈到3600元/噸以后,市場認為國內會有更進一步的經濟政策刺激出臺,對基建的預期很強烈;但當市場把價格的繼續上行寄希望于大規模政策刺激時,本身就蘊含了處于周期末端的概念。經濟刺激受到兩方面限制,一是自身的債務約束,二是國外疫情很難在短期內結束,國外需求的減少將導致國內工業品庫存的積累和產生更多中期的結構性問題。

      此外,當長流程鋼廠的利潤比華東短流程鋼廠的利潤高出500元/噸以上時,那后者有較充足的利潤和動力去滿負荷生產。

      吳偉還表示,考慮目前國外疫情的防控現狀,全球在5月底之前很難結束疫情。即使看到一些國家的疫情好轉,但仍然不能夠產生對于全球實體層面產生非常好的預期。疫情有效控制的前提是管控,管控本身會對實體經濟產生較大的沖擊,這可能對鋼材的進出口造成影響。

      關于成材方面,從2008年的經驗來看,熱軋卷板的壓力很容易凸顯出來,目前很多國外的汽車生產商已經減產,復盤2008年的卷螺價差和進出口金額數據,可以看到當時有一個非常明顯的下降,甚至在2008年11月份卷螺價差達到了非常極端的-800元/噸。

      “當時廣州的板材出口企業(終端出口企業)面臨訂單毀約,目前與之有些類似。國內首先承受了一段由于疫情導致的沖擊,后又承受到國外疫情的一些沖擊,進出口實際上在長時間內處于負值的狀態,這對于卷板產生非常大的壓力?!彼f。

      不過,吳偉強調,鋼鐵行業大概率不會惡化到2015年的狀態,畢竟經過這幾年的供給側結構性改革,很多企業的資產負債率不斷下降,供給端具備更高的調節彈性。

      對于鐵礦石價格未來的走勢預期,吳偉認為,隨著終端需求的恢復,后面鋼材產量確實能增加,但其增加的量很多也會是來自于廢鋼和國產礦,如同第一季度鋼材產量的下降也是由這些因素導致一樣。所以,后續鋼材產量增加其實也很難體現出對于進口鐵礦石消費的推動作用。與此同時,隨著疫情管控和經濟增長面臨壓力,美國、日本和歐洲等國外的鋼鐵企業開始減產。

      微信圖片_20180201120949.jpg

      發表留言:

      聊城鋼管市場將整體表現為供大于求的狀況-聊城寬達鋼管有限公司 鋼廠復工產量增加去庫周期或將拉長-聊城寬達鋼管有限公司
      返回頂部 欧美老妇与ZOZOZO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