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ronym id="fg3oq"><strong id="fg3oq"></strong></acronym><track id="fg3oq"><ruby id="fg3oq"></ruby></track>
  1. <acronym id="fg3oq"><strong id="fg3oq"><address id="fg3oq"></address></strong></acronym><p id="fg3oq"><label id="fg3oq"><xmp id="fg3oq"></xmp></label></p>

  2. <track id="fg3oq"><strike id="fg3oq"></strike></track>

    1. 我國在南亞地區鋼鐵產能合作的機遇和風險

      南亞地區是中國“一帶一路”沿線陸上通往印度洋的必經之路,這一地區鐵礦石和煤炭資源儲量較為豐富,其鋼鐵產量占世界總產量的6%,主要來自于印度和巴基斯坦兩國的產能。當前,中國的鋼鐵產能過剩問題與南亞地區的鋼鐵產能不足問題并存,這種鋼鐵產能問題的互補性帶來了鋼鐵產能合作的巨大投資機會。
      按照工業化理論,當一國經濟進入重化工業階段,鋼鐵產業生命周期進入成長期階段,才會出現鋼鐵產能的快速擴張。所以如果一國尚未進入工業化起步階段或者其經濟發展戰略不是走工業化道路,則不具備鋼鐵產能合作條件。當然從投入產出的角度來看,還要考慮原材料保障條件和需求狀況等因素。我們首先對南亞七國鋼鐵產能合作的可行性進行分析,排除不適合開展鋼鐵產能合作的國家。
      首先可以排除尼泊爾和不丹。兩國地處喜馬拉雅山區,地形復雜,交通不便,不適合發展鋼鐵產業,其鋼鐵產品需求可通過進口來解決,這兩個國家應當是南亞鋼鐵產品的銷售市場。馬爾代夫作為群島國家,經濟支柱產業為旅游、漁業,對自然環境依賴程度較高,鑒于鋼鐵產業“三高”特征,發展鋼鐵產業不符合該國經濟發展戰略,可以排除。孟加拉國被世界銀行劃定為貧困國家,其經濟結構以農業為主,尚未進入工業化起步階段,暫不具備發展鋼鐵產業的條件,可以排除。斯里蘭卡為島國,是印度洋上重要的交通中轉站,已經具備一定工業基礎,主要以勞動密集型的輕工業為主,尚未進入重化工業階段,且其資源稟賦條件不佳,原材料供給和產成品需求的對外依存度過高,開展產能合作風險較大。

      印度和巴基斯坦的鋼鐵產能已具備規模,南亞地區只有這兩個國家被世界鋼鐵協會納入粗鋼產量統計口徑。2016年印度經濟總量排名世界第七,并且以每年超過6%的速度在增長。其粗鋼產量排名世界第三,是世界第三大鋼鐵消費國,也是鋼鐵凈進口國。巴基斯坦工業基礎雖然薄弱,但相對該地區除印度以外的國家而言,無論是工業門類還是配套設施都相對完善,具備產能合作條件。兩國目前均存在較為明顯的鋼鐵產能不足問題。所以,中國在南亞地區的鋼鐵產能合作問題,就轉化為在印巴兩國選擇合適的鋼鐵項目進行投資的問題。

      90ca8287e950352a2b4918f65a43fbf2b3118bda.jpg

      發表留言:

      需求拐點殺到!河鋼狠跌110!期鋼反彈也難掀大風浪! 日媒關注中國取締地下鋼鐵廠:1臺爐子1晚掙上萬
      返回頂部 欧美老妇与ZOZOZO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