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ronym id="fg3oq"><strong id="fg3oq"></strong></acronym><track id="fg3oq"><ruby id="fg3oq"></ruby></track>
  1. <acronym id="fg3oq"><strong id="fg3oq"><address id="fg3oq"></address></strong></acronym><p id="fg3oq"><label id="fg3oq"><xmp id="fg3oq"></xmp></label></p>

  2. <track id="fg3oq"><strike id="fg3oq"></strike></track>

    1. 盈利依舊高位,鋼鐵股為何不見彈性?

      鋼價震蕩來回之下,盈利之所以沒有隨之起伏,除了今年漲價時段較長,還與下跌時段鋼價跌幅小于礦價不無關系。當前鋼鐵行業的盈利抬升,便是通過上游價格跌幅更大而實現,其背后的邏輯在于,中頻爐事件導致今年鋼鐵行業在黑色產業鏈中地位得到明顯提升,通過擠壓上游,鋼鐵加工制造獲得了比之前更好的盈利水平:一方面,清除地條鋼優化了螺紋供給;另一方面,作為中頻爐原材料的廢鋼需求受到抑制,其價格低迷促使轉爐添加廢鋼比例增加以降低成本,進而削弱了礦石需求;同時,國外礦石廠商增產,供給壓力進一步上升。最終,礦石行業供需格局相對鋼鐵加工制造行業弱化。然而,需要注意的是,市場對鋼鐵行業通過擠壓上游以抬升盈利的方式似乎并不太感冒。在此之前,亦有5輪鋼價下跌、盈利抬升的顯著區間,但期間鋼鐵板塊大多缺乏超額收益。
      產業鏈的盈利空間由終端整體需求決定。需求擴張、價格上漲,全產業鏈均可受益;需求走弱、價格疲軟,盈利空間轉為縮量博弈也是必然,因而也注定了無論哪個環節盈利都缺乏持續擴張的基礎。不僅如此,上下游的產業鏈地位強弱,會隨著其盈利變化帶來的供需變化而出現動態調整。一旦擠壓過甚,可能物極必反。黑色產業鏈上游集中度較高,比起鋼鐵制造環節,更易聯合減產,也使得鋼鐵行業通過擠壓上游來抬升盈利的方式更難持續。此前5輪鋼價下跌、盈利抬升的區間,均不超過3個月。其終結路徑無一例外為上游抗爭,表現形式為聯合減產保價或鎖價定量。因此,相比較在產業鏈利潤收縮的情況下擠壓上游獲得階段性盈利擴張,以鋼價為代表的需求推動才是行業盈利持續的根本。
      一般而言,鋼企盈利跟隨著鋼價上漲而提升,一旦鋼價下跌,盈利會相應收窄。但今年似乎有所不同。眾所周知,年初至今鋼價呈現“漲—跌—漲”的來回態勢,期間對應鋼價下跌時段,鋼企盈利卻不見收窄態勢,甚至階段性走闊:3月中旬至4月20日,上海螺紋鋼現貨價格累計下跌14.51%,而3月重點鋼企利潤率反而環比上升0.67個百分點至3.39%,與此同時,螺紋鋼成本同步估算毛利維持在200元/噸中樞值之上,還于近期創出09年以來新高??紤]到部分低成本存貨對利潤的貢獻,某些長材企業實際盈利情況或許比估算公式得出的值更大。

      微信圖片_20170412144731_副本.jpg

      發表留言:

      未來中國鋼材需求前景如何 2017年5月中旬重點監測鋼鐵企業生產經營情況簡
      返回頂部 欧美老妇与ZOZOZO交